banner
它兴起于现代人迅速的生活节奏
2018-07-07 14: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4.听说你还喜欢读董桥、余光中、钟叔河、张承志、韩少功的书,你能看懂他们的书吗?这好像与你的年龄不符?

长城的歌

7.现在很多学生喜欢玩电脑,看科幻、穿越小说,你怎么看?

除了打理家中的书,阅读也成了他每日不可缺少的一门“功课”。每晚做完功课,他习惯于拿上一本书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上半个小时。读到陶醉之时,还需要妈妈催促:“十点啦,赶紧睡!”。

千年的风沙,

去年我和妈妈一起去拜访了流沙河先生。流沙河先生83岁了,精神矍铄,戴一顶灰色毡帽,很随和。我们大概交谈了半个多小时,他很幽默。他为我带去书题签、钤印,都是一丝不苟的。我对流沙河先生真正的喜爱,是自此开始的。我那时才知道,他已不再写诗,这些年转向研究古汉字。我有一本他的《白鱼解字》,是本大部头。比起诗,我更钦佩流沙河先生的襟怀和学识。我羡慕诗人,有时也胡诌两句,过过诗瘾。

我现在比较喜欢阅读文史方面的书。基本上每天我会有3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阅读。双休节假日,会去逛书店,遇上有文化讲座,我会和妈妈一起去听。小时候,我听过郑渊洁来株洲讲课。国学大讲坛,只要是我感兴趣的内容,我就会去。还有长沙“毛泽东文学院”,有时举办文学讲座,都是当代的文学名家。我去听过蒋子龙、陈建功、唐浩明等先生的讲座,每次有机会,我都会带上他们的书请他们签名。

那个名字已经铿锵。

“我跟着妈妈去过贵阳的西西弗书店,广州的学而优书店、古籍书店、联合书店,南京的先锋书店,上海的季风书园,武汉的文泽尔私人图书馆、后书殿,成都的今日阅读书店、西安的观众大书房、郑州三联书店、长沙的述古人文书店,还有各个地方的旧书店、旧书市。每个地方的书店,我们都会挑选着买书。逛旧书店,还能淘到一些老版本的书,现在新书店都见不到了,很珍贵的。”

那似乎只是一面土砖墙,

有青花的釉质

6.你觉得中学生现在的学习负担重不重?课外阅读,会不会影响你的功课学习?

1.你的阅读兴趣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仍然想延续“千古名士行”这个主题,下一节课暂定讲陶渊明。

坦诚地讲,我也喜欢玩游戏,很少玩(妈妈不让,只允许我偶尔玩一玩)。可每次玩完,又觉得“光阴可惜”。关于那些小说,我真无兴趣。我在写给韩少功先生的一封信里谈到我对此的感受“那些小说,不但情节蹩脚,文字也大都粗滥,读的价值何在?我看着一些同学的狂热不明所以。”或许这也是偏见了。我可以接受,但在我个人的角度,我是不喜欢那些小说的。我想只有真正的好作品,才能称得上是小说。

爱阅读,源于从小看书,逛书店

总带着那些熟悉的风霜

因看书多,丁一达一直是班上的“故事大王”。阅读,陪伴着他的成长。而逛书店、逛旧书摊,则成为他成长过程里的又一浓厚印记。

紧张也会有一点吧,毕竟下面坐了那么多人。但可能是因为小学时就有了这种“讲课”的经历,也就没有那么怯场了。这次讲苏轼,我主要是温习了他的诗文,了解了他的年谱,梳理了我以前掌握的关于苏轼的年代背景、生活经历与遭遇等等,拟好提纲,然后开始做课件。做课件大约要花5个小时,分两天完成。

一页页,一行行

诗人戴望舒道:“你问我的欢乐何在?床前明月枕边书。”爱读书的人是快乐的,丁一达亦是。在这个“为快不破”的速读时代,他有自己的慢世界。

我也不记得了。但真正产生兴趣,是从9岁开始的吧。

又似乎一轮新生的太阳。

3.你现在都喜欢看些什么书?每天都会看这些课外书吗?双休日或节假日,你一般是怎么过的?

[page]

墙里,

是骄傲,亦或创伤?

李广的长臂,带着匈奴的惊惶

易水的森冷

在他看来,涉猎群书与学习课业并不矛盾,相反还能成为学习动力,“我现在学习英语的动力,便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原版的《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等世界名著。”

是永恒,亦或断章?

上初中后学习明显比小学紧张多了,压力也大很多。我希望以后每天还能有30分钟自由阅读的时间。课外阅读,我想对语文学习是很有帮助的,不用死记硬背。比如学古文,多阅读,你把每句古文的意思弄懂了,背诵起来就不难。其实,我觉得古文读起来有它的韵味。还有,多读文史,对于学历史,也会轻松很多。

2.你上台当着那么多人讲《千古名士行————苏轼》,心里会有点紧张吗?讲一堂课,你都要做些什么准备?

8.下一次少年讲坛,你准备讲什么主题?

答案在这儿,在东方。

所谓“快餐式阅读”,是指图文并茂,或是简单文字,能以最短的时间让读者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的一种选择性的阅读。它兴起于现代人迅速的生活节奏,并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但是这种阅读方式带来的弊端也显而易见,不少青少年为了追求“悦读”而弃华章名著于不顾,更遑论品读了。而就是在这种“快餐式阅读”趋于膨胀的时代,株洲景炎学校初一学生丁一达却能一直“苦恋”文学阅读,无论去哪都随身带本书,有空就读两页,品味阅读之乐。

5.你还跟着妈妈去成都拜访过流沙河老先生,流沙河的诗歌,你也喜欢?你现在也学着写点诗歌吗?

几块砖垒起来,

从国学大讲坛听众,到少年坛主

它在回答我吗?亦或不是?

逛书店久了,慢慢地,丁一达也学会了“淘书”。这两年,家中藏书达到了五六千册,他开始帮着妈妈整理书房,按文史类旧书、名家散文(诗歌)作品集、人物传记、文化丛书、连环画等不同的分类来摆放,俨然成了一位家庭图书管理员。

长安的残阳

我很喜欢董桥先生的散文,隽永,有宋词味。我买了《橄榄香》、《这一代的事》、《从前》等他的书,快有20本了;余光中先生的诗,我喜欢在晚上大声朗诵,我认为《舟子的悲歌》《五陵少年》《盲丐》这几首诗等都不亚于《乡愁》;张承志的《饮虎池》,让我迷上了他那极富温度,“男子汉”的文字…………我想喜欢就是喜欢,也说不出理由。我也是慢慢地读的多了,知道的多了,慢慢读出其中的味道来。

12岁的时候,你在干什么?12岁的时候,丁一达在株洲“少年讲坛”讲授千古名士苏轼,引来两百多名听众阵阵掌声。

诉说着关外的苍凉,

用那龙鳞翻阅的历史,

始皇的蜂眼,时有血丝的崩裂

[page]

“也许,这就是我的故乡”

难道不孤独吗,面对这儿的苍凉

也许还有床前酿成的三分月光。

早在小学六年级,在他就读的银海学校,丁一达便以一堂《诸子百家》在学校文学社团中脱颖而出,继而应各班之邀在6年级开始“巡讲”。在谈到何以有走上讲坛的胆量时,丁一达同学说,这得益于这些年一直跟着妈妈去听国学大讲坛以及各种文化讲座的缘故。连续两年的株洲读书月活动下来,也开阔了他的见识,也让他悄悄积攒了走上讲坛的勇气和经验。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anxincd.cn香港马会资料,彩霸王高手论坛,六合开奖结果红姐心水版权所有